您現在的位置:新疆華春投資集團有限公司>> 西域底蘊>> 地名趣談>>正文內容

新疆地名史話:外界對新疆的別稱

   地名中包含著眾多人文蘊意。在我們這一片熱土上,除了漢文的“西域”和“新疆”之外,其他國家和民族也有自己的稱呼,只是僅有局部性的地名。更早的缺乏文獻記載,到元明時期有兩個地名可考。一是“蒙兀兒斯坦”,是蒙古斯坦的異譯,意為蒙古人居住的地方,地望與漢文史書中的“別失八里”和“亦力把里”相當,都在北疆牧區。一是“曼尕賴•蘇雅”Magalai Suyah ,直譯為“向陽”,地當新疆南部到中亞費爾干納的農業地區。 
  到了清代,新疆的別稱就多了。維吾爾族文獻中有“六城”之說,那是“Alte-shahr”的意譯,近年有人音譯成“阿特沙爾”。乾隆詩中有“六城既納,二豎焉逃”句,來源于前敵將領的奏報。它表明清軍平定大小和卓之亂的18世紀中葉這一地名就已經存在了。乾隆時的椿園在《西域聞見錄》中記錄的“六大回城”是:莎車、喀什、阿克蘇、庫車、英吉沙、和闐。后世對“六城”的記載又有差異,如有烏什而無英吉沙等等;但指塔里木盆地周圍則是一致的。 
  漢文史籍中有“準部”和“回部”等地名。“準部”就是北疆蒙古準噶爾人居住的地方。“回部”也稱“回疆”,是南疆信仰伊斯蘭教舊稱回教 的維吾爾族人居住的地方。后來特指“總理回疆事務參贊大臣”屬下所轄的設立辦事大臣、領隊大臣的八個城鎮:喀什、英吉沙、莎車、和闐、烏什、阿克蘇、庫車、焉耆,簡稱“南八城”;其中:前面四城稱作“西四城”,后面四城稱作“東四城”。 
  更晚時期出現了“七城”的地名。1846年,中亞烏茲別克人建立的小國浩罕派遣使者向朝廷呈遞稟報,請求抽收在“七城”貿易的外國商人貨稅,遭清政府的拒絕。他們所指的“七城”是庫車、阿克蘇、烏什、莎車、和闐、喀什、英吉沙。也有不同說法:有人認為有焉耆而無英吉沙,有人認為在“六城”之外另增吐魯番。近年有人將“七城”Jete-shahr 音譯為“哲德沙爾”。 
  歐洲人將新疆北部稱作“準噶里亞”,將南部稱作“喀什噶里亞”,都源自本地地名加上西方人習用的后綴。至于后世的“東突厥斯坦”,它來源于中亞古老的地名“突厥斯坦”——錫爾河與阿姆河之間一小塊曾經居住過突厥人的地方。至今,錫爾河東岸還有突厥斯坦城,歷史上哈薩克汗國的都城;阿富汗北部有突厥斯坦區域名。它們雖然經歷了長期的歷史演變,但是都同原初的突厥斯坦地望相近。 
  18—19世紀一些歐洲地理學著作中出現南、北突厥斯坦,東、西突厥斯坦等名稱,概念被人為地擴大了。俄國兼并浩罕等中亞三個汗國后于1867年在塔什干今烏茲別克斯坦境內 設立突厥斯坦總督;“西突厥斯坦”就被“俄國突厥斯坦”取而代之。十月革命后,沿用舊稱建立“突厥斯坦加盟共和國”,遭到當地非突厥語民族的強烈反對。于是開展民族識別工作,并在1924年到1936年之間相繼建立了烏茲別克、土庫曼、哈薩克、塔吉克和吉爾吉斯五個加盟共和國。 
  俄國駐華東正教傳教士丁柯斯基Timkovsky 創造了“中國突厥斯坦”一名,用來指稱“東突厥斯坦”的歸屬,二者的內涵是相同的:都是新疆南部,至于將它們泛指新疆全境那是后來的事情了。 
  當中亞各國拋棄“突厥斯坦”名稱之際,某些西方國家卻將它用作分裂中國統一的旗號。1933年冬,英國人策動一伙人在喀什倡亂,炮制偽“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”;僅僅“存在”了三個月就被當地軍民搗毀。這是將地名用于分裂中國統一的開始,留下了極為惡劣的影響。1944年,蘇聯也祭起這一旗號,在伊犁扶植他們的僑民建立所謂“東突厥斯坦共和國”;一年多后這個國際上誰也不敢承認的“共和國”宣告結束自身的存在。投靠美國的一伙人又打出“中國突厥斯坦”的旗號,鬧騰了一陣,直到新疆和平解放前夕,隨著他們的亡命出境而偃旗息鼓。 
  分裂主義陰魂不散,總是拾取歐洲人的唾余制造分裂活動。“東突”成了新疆分裂主義的代稱,地名一旦被賦予分裂主義的含義,就理所當然地被人們所拋棄。

 


【字體: 】【打印文章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怎么举报网络麻将群主
七星彩技巧 重庆时时彩如何看走势 四川快乐12app官网 股票分析软件破解版 众赢计划软件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 网球比分直播新浪网球 股票配资论坛ぴ杨方配资 三分钟开一次的时时彩